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继宏的博客

合理的做人,幸福的度日。

 
 
 

日志

 
 

《与神对话·第2卷》连载——烟草的危害甚于大麻  

2010-08-11 09:3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神对话·第2卷》(卓越网购买链接   当当网购买链接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 著

李继宏 译  

上海书店出版社  

2010年7月第1版



在我看来,政府(我是指那些我们选来管理我们自己的法律)是社会伟大与否的反映;伟大的社会制定伟大的法律。

 

伟大的社会很少有法律。因为伟大的社会基本上是不需要法律的。

 

可是只有弱肉强食的原始社会才真正没有法律啊。人类用法律来规范赛场,确保参赛者不管是强是弱,只要真正站在正义一方,就能够获胜。如果缺乏共同认可的行为规范,我们如何能够共存呢?

 

我并不是建议你们的世界不要行为规范或者制度。我是建议你们可以对自我利益有更高尚的理解和更宽泛的定义,并以此作为各种制度和规范的基础。

绝大多数法律所维护的,其实是那些最有权势者的既得利益。

我们不妨以吸烟为例子来说明这个道理。

现在法律说你们不能种植和使用某种植物,大麻,因为政府这么告诉你们,它对你们无益。

然而这个政府又说你们完全可以种植和使用另外一种植物,烟草,这并不是因为烟草对你们有益(实际上,政府本身说烟草是有害的),而可能是因为你们向来有种植和使用烟草的习惯。

前者违法和后者合法的真正原因跟健康毫无关系。它只跟经济有关系。也就是说,它只跟权力有关系。

因此,你们的法律反映的并非你们的社会对其自身的认识和期望;你们的法律反映的是权力的本质。

 

你这话说得有点武断吧。你挑选的这种情况矛盾是很明显,但大多数情况不是这样的。

 

恰好相反。大多数情况正是这样的。

 

那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制定尽可能少的法律。法律真的是束缚。

大麻之所以违法,表面的理由是跟健康有关。实际上,大麻的成瘾程度和对健康的危害程度并不比香烟或者酒精高,而后两者则受到法律的保护。那么法律为什么要禁止大麻呢?因为如果法律允许大麻的种植,那么世界上有过半从事棉花种植业、尼龙和人造丝制造业、木材业的人都将会丢失饭碗。

大麻其实是你们星球上最有用、最强壮、最结实、最耐用的原料之一。你们用别的原料制造不出更好的布料、更牢固的绳索、更容易种植与收割的纸浆来源。你们每年砍伐成千上万棵树,用来印制报纸,让你们能够读到全球森林锐减的新闻。大麻能够在无需砍伐一棵树的情况下为你们提供数百万份报纸。实际上,它能够取代许多原料,而成本只有那些原料的十分之一。

这就是关键所在。如果这种神奇植物(它恰好也是功效非常强大的药物)的种植得到法律的批准,那么有些人的经济利益就会受到损害。这就是你们国家的法律禁止大麻的原因。

由于同样的原因,你们拖了很久都没有批量生产电动轿车、提供廉价而合理的医保服务、在每个家庭安装太阳能取暖和发电设备。

早在许多年前,你们就有财力和技术制造所有这些东西。可是你们为什么到现在尚未拥有它们呢?想想你们若是拥有这些东西,谁的经济利益会受到损害。这样你们就能够找到答案。

这就是你们为之骄傲自豪的伟大社会吗?你们的“伟大社会”遇到公共利益就会退缩,挣扎着、尖叫着后退。每当提起公共利益或者集体利益,所有人都会大喊“共产主义!”在你们的社会,如果为多数人提供好处的事情并不能给某个人带来巨大的利益,那么多数人的好处往往会遭到忽略。

不仅你们的国家是这样,全世界都这样。因此,人类面临的基本问题是:自我利益能否被人类的最佳利益、公共利益所取代呢?假如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如何做到呢?

在美国,你们曾经试图通过法律提供公共利益,提供最佳利益。可惜你们一败涂地。美国是地球上最强大、最富裕的国家,而它的婴儿死亡率之高也是名列前茅。为什么呢?因为穷人负担不起优质的产前和产后护理,而且你们的社会唯利是图。我举的这个例子只是你们一败涂地的证据之一。跟世界上绝大多数其他工业化国家相比,你们的婴儿死亡率更高,你们应该为这个事实而担忧。可是你们没有。这充分表明了美国社会的等级秩序。其他国家为病人和穷人、长者和幼者服务。你们为有钱有势者、有影响有地位者服务。百分之八十五的退休美国人生活在贫困中。这些美国老者中有许多人把社区医院的急诊室当作他们的“家庭医生”,在最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去求医问药,而且根本没有得到任何预防性的保健措施,绝大多数低收入者也是如此。

你们知道这些人很穷,身上没什么油水可捞……他们对你们的用处以经被耗尽……

这就是你们的伟大社会——

 

你把情况说得非常糟糕。可是美国为弱势者和不幸者(无论是本国的还是国外的)所做的事,比地球上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

 

美国是做了很多,这是可以观察到的事实。但你们知道吗,如果按照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来算,美国对外援助的投入比其他许多小国家还要少?关键在于,在自吹自擂之前,你们也许应该看看周边的世界。因为如果这就是你们的世界能为不幸者所做出的最大努力,那么你们全部人还有很多需要学习。

你们生活在浪费而腐化的社会中。你们制造的一切,无不具有你们的工程师称为“有预谋的废弃”的属性。轿车价格翻了三番,使用期却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衣服穿十次就崩线。你们为食物添加化学物质,让它们能在货架上待得更久,哪怕这意味着你们在地球上待的时间会缩短。你们支持、鼓励和拥护各支球队为了可笑的成绩支付巨额薪水,而学校教师、政府部长和那些为治愈杀死你们的疾病而奋斗的研究人员却囊中羞涩。你们国家的超市餐馆和家庭每天扔掉大量食物,而这些食物用来喂饱世界半数人口绰绰有余。

然而我这不是在指责你们,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这种情况并非美国所独有,因为全世界均已染上这些令人痛心的态度。

世界各地的弱势者必须勤劳节省才能谋得温饱,而少数当权者则富可敌国、日进斗金,睡觉时盖着的是蚕丝被,每天早晨拧开的是黄金打造的水龙头。因饥饿而骨瘦如柴的儿童在悲痛欲绝的母亲怀里死去,而他们国家那些贪污腐败的“领袖”却将获赠的食品藏起来,不让饥肠辘辘的民众拿到。

似乎没有人拥有改变这些情况的力量,但实际上,力量并不是问题所在。问题在于似乎没有人愿意去改变这些情况。

因此,只要没有人将别人的困境视为自己的困境,这些情况将会永远存在。

 

好吧,那我们为什么不愿意呢?我们怎么会每天坐视这些可怕的现象发生而不管呢?

 

因为你们并不关心。这是缺乏关爱的表现。整个地球面临着一场意识的危机。你们必须弄清楚你们到底要不要彼此关爱。

 

下面这个问题虽然令人伤心,但却非问不可。我们为什么不爱我们自己家庭的成员呢?

 

你们是爱你们自己家庭的成员的。你们只是把家庭成员定义得非常狭窄。

你们并不认为你们自己是人类大家庭的成员,所以人类大家庭的问题并非你们自己的问题。

 

地球人能够改变他们的世界观吗?

 

那要看你们是否想改变啦。

 

我们要怎样才能消灭更多的痛苦、更多的苦难呢?

 

你们要消灭你们之间所有的分离,根据新世界观,打造出全新的世界。

 

这种新世界观是什么样的?

 

它和你们现有的世界观截然不同。

现在你们认为世界——我们在这里说的是地缘政治意义上的世界——是由许多民族国家组成的,主权国与主权国之间相互分离,彼此独立。

这些独立民族国家的内部问题大体上不会被认为是整个世界的事情,除非它们已经影响到整个世界,或者世界上几个最强大的国家。

整个世界依据大国强国的既得利益来决定对某个国家的情况和问题采取什么反应。如果没有大国的利益会受到损害,那么这个国家的情况就算糟糕透顶,也没有人会去关心。

每年成千上万的人可以死于饥饿,成百上千的人可以死于战争,暴君可以扫荡乡野,独裁者及其手下的武装匪徒可以强奸、抢劫、杀人,政府可以剥夺人民的基本权利——而你们其他人坐视不管。你们说这是“内部问题”。

但是,当你们在该国的利益处于险境,当你们的投资、你们的安全、你们的生活质量受到威胁,你们就会动员整个国家的力量,并试图说动世界其他国家,冲向那连天使也不敢踏足的地方。

然后你们会说出巨大的谎言,宣称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是为了帮助世界上受压迫的人民,可是实际上你们只是在保护你们的利益而已。

我这句话是有凭据的:凡是和你们的利益无关的地方,你们从来不去关注。

 

这个世界的政治机器就是靠自我利益发动的。还能有其他新的动力吗?

 

如果你们希望你们的世界发生变化,那么必须找到新的动力。你们必须开始将别人的利益视为你们自己的利益。唯有当你们重新建构全球的政治格局,并据之统治你们自己时,这种情况才会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17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