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继宏的博客

合理的做人,幸福的度日。

 
 
 

日志

 
 

《公共人的衰落》译后记  

2008-02-12 23:54:53|  分类: 先睹为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诚如作者在本书序言中指出的,当今西方学术界对公共生活的研究可以划分为三个学派,分别以尤尔根·哈贝马斯、汉娜·阿伦特和作者本人为代表。哈贝马斯只关注公共生活的物质基础,阿伦特则过于强调公共生活的政治意义,在他们的笔下,公共空间是一个高度抽象的领域,缺乏历史的厚重和形象的生动。内中原因不难理解:现代意义的公共空间最早是在西方城市出现的,如果离开了城市的生活、文化与地理的演化,单纯对公共空间进行分析,那么这种分析纵使能够在理论上自圆其说,或者获得某种政治上的先知之见,也终究是“管中窥豹,时见一斑”而已。理查德·桑内特这本《公共人的衰落》恰好弥补了哈贝马斯和阿伦特的不足之处。

《公共人的衰落》是对一种现代特有的社会疾病的诊断:现代人为什么会习惯于用亲密情感来衡量包括各种非人格的社会因素在内的一切?作者将这种疾病称为“亲密性的专制统治”。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桑内特回溯了18世纪初期以来巴黎和伦敦的历史,令人信服地证明了非人格的社会关系和自我迷恋之间此消彼长的关系。也就是说,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自我迷恋是公共生活的衰落的结果,而公共生活的衰落,则是入侵公共领域的人格引起的。关于这个过程,书中论述十分详细,毋庸译者在此赘言。

但是,我们不能只是把《公共人的衰落》当成一份社会病理学的诊断报告,桑内特并不满足于当一名化验员,他同时还开出了治疗这种疾病的药方:人们应该积极参与公共活动,在社会中积极主动地追求自身的利益。从这一方面而言,他是更接近于斯宾塞、马克思等人的社会学家:他并非一个追求以某种所谓学术中立来研究社会的学者,而是一个力图为社会谋求更多福利的改良者。当初第一次读完此书时,我不由想起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那句著名的宣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我想桑内特之所以在本书序言中自称他的研究更加接近唯物主义,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目前,哈贝马斯和阿伦特在我国学术界炙手可热,他们的著作大多已经被翻译成中文,相关的论文和专著也颇多见;相形之下,与哈贝马斯同为德国黑格尔奖得主的理查德·桑内特在中国就显得太过沉寂了。据我所知,桑内特著作的简体字译本此前只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过《肉体与石头》一书。我希望《公共人的衰落》能够在给国内的城市文化和公共生活研究带来一种新的视角之余,还能够让国内学界注意到这个极富才华与原创力的学者。

在翻译本书过程中,我曾就个别费解问题求教于作者桑内特;桑内特更于百忙之余,拨冗撰写了序言,为此译本增色良多,在此我想对他表示谢意。

多年以前,我曾求学于中山大学社会学系,毕业后因为忙于生计,甚少再接触社会学方面的著作。这次能够顺利地完成这本著作的翻译,我想应该感谢该系的各位老师,尤其是蔡禾、王宁、李伟民、刘林平、李文波等老师和已故的何肇发老师在当年的言传身教。

《公共人的衰落》的内容十分庞杂,为了便于读者理解和进一步查阅相关内容,我添加了一百多处译者注。书中凡引用其他著作原文之处,如巴尔扎克、柯南道尔、达尔文、菲尔丁等人所写的段落,译文均由我亲自为之。另外,此书第十章多处引用法国作家左拉的“我控诉”一文,我以原书附录的英文版本为底稿,参考法文原版,将这篇文章译出,作为附录收在正文之后,以便读者参考对照。

虽然我已经出版过百余万字的译著,但翻译这本涉及社会学、历史学、文学、心理学、哲学等诸多学科的经典著作对于我来说并非轻而易举的事情;限于个人的学识与能力,译文或恐有不妥之处,读者通人如有发现,恳请不吝来信指正为荷。

李继宏

2008-2-12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