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继宏的博客

合理的做人,幸福的度日。

 
 
 

日志

 
 

赵岚:为一本诗集写下的文字  

2007-12-11 12:22:53|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一本诗集写下的文字

 

在诗歌领域,我和陈代云是穷亲戚。那种渊源无非来自于大学时代上下铺,或者来自课堂上点名时,他装腔作势的顶替应答——“到!”。虽然诗歌的往来自古都是干筋火旺的,而当人家那些诗歌亲戚都互相送鱼送米的时候,我却只能带点晒干了的小菜——没办法!语言的通货膨胀,我始终还是没办法!

 

从四川到广西,地域给陈代云倒腾出来了些空间。他大学时代的诗歌小逻辑终于没跑赢他的小腿。虽然并非强行地改变了些什么,但他的诗歌语言的货币单位却兑换得小了许多,或者说,在之前那种灵与肉的辩证法中,他现在有了更多的零钱可以自由支付与流通。这是重要的,在四川的很多还在写作的朋友中,他们依然动辄支付巨额大钞,这样终生的使用会让我们的问题变得越来越具体。

 

当然,对于具体性,陈代云的诗歌中有不同层面的展现,他的小逻辑依然很管用,而且语感柔滑,这样的声调最合适感慨一下小人生的辛酸、小知识分子的失意、小老婆的快乐、小四川的忧乡……这没有什么冒犯或闪失,真实是具体的另一张照片。试想,一出门就上飞机,生活就像从一个机场到另一个机场的直线距离,那不就是寡妇人生吗?

 

我无意于怂恿人人都穷,都世俗;无意于怂恿诗歌一无所有,除了小逻辑,就是小腿。这个问题也展现在陈代云写作的另一面中,他诗歌的前额还并不足够开阔,回忆过多的敛走了文字里面的小妖精,或者更甚,太轻率地就动用了人生的黑色情绪:比如厌倦与死亡。实际上,我们有足够多的群山需要动力火车去穿越……而那些新形式几乎束手就缚。

 

据说,西南非洲的霍屯督人考验年轻人的一个办法,就是强迫他们爬上一棵树,然后摇晃它;如果那些年轻人掉了下来,他们就要被杀掉。

 

诗歌与三十岁有着敌意。但我们有硫磺……

 

 

2007@ shanghai

原文链接:http://www.zhongdian.net/ob/user1/14/archives/2007/162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