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继宏的博客

合理的做人,幸福的度日。

 
 
 

日志

 
 

译者谈《追风筝的人》和《灿烂千阳》  

2007-12-17 11:43:53|  分类: 曹溪夜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文载2007年12月17日《深圳晚报》

因为翻译了《追风筝的人》和《灿烂千阳》,我常常被问起:卡勒德·胡塞尼这两本小说孰优孰劣?下面我就试图从主题、情节、角色、叙述等四个方面来回答这个问题。

首先让我们来比较两本小说的主题。《追风筝的人》的主题是成长,全书看似涉及到很多话题,比如友谊与背叛、父子与代沟、移民与归化、愧疚与救赎等等,但贯穿始终的是阿米尔个人的成长:一个幼年丧母的单亲儿童如何摆脱懦弱,成为见义勇为、当仁不让的人。而《灿烂千阳》的主题是毁灭,虽然莱拉在小说结尾似乎拥有充满希望的未来,但为该书充当黑暗背景的却是玛丽雅姆的毁灭:一个幼年丧母而且被父亲抛弃的私生女如何在苦难之中逐步走向生命的终点。作为小说的主题,成长和毁灭当然没有任何意义上的优劣之分,但是对于作家而言,毁灭比成长更难以驾驭,原因很简单:每个作家都经历过成长,但在创作的过程中,他们显然不可能体验毁灭。换言之,毁灭这个主题需要作家更加成熟,付出更多的想象。因而从主题来看,《灿烂千阳》比《追风筝的人》更优秀。

接下来要谈的就是情节了。《追风筝的人》情节十分紧凑,张弛有度,而且首尾呼应也安排得十分巧妙。有些评论认为此书后半部分情节太过离奇,太过“好莱坞”,所以不算是一本好小说。这种评论实际上十分可笑,小说不是纪实文学,情节的优劣不能以是否离奇来判断,而应以是否具备逻辑的自洽性和能否吸引读者看下去为标准;从这两点看,《追风筝的人》的情节恰恰是十分出色的。《灿烂千阳》在这方面也未遑多让,虽然小说到了四分之一的地方插入了另外一组人物,但作者精心布局,到了一半的时候,玛丽雅姆和莱拉各自的生活故事如同两条支流汇入大河,其间所遇到的礁石和所激起的浪花是如此壮丽瑰奇,乃至让两岸观众瞠目结舌之后,不得不为其惊心动魄击节称赏。单纯就情节而言,两者可谓难分轩轾。

《追风筝的人》以第一人称展开叙述,叙述者阿米尔的角色自然比以第三人称的身份出现在《灿烂千阳》中的玛丽雅姆来得丰满和完整。这其中也有其他原因,两书篇幅相差无几,但《灿烂千阳》却有两个主角:玛丽雅姆和莱拉。除了主角之外,两本书还各自成功地构造了阿米尔的父亲和拉希德这两个人物形象。尤其是拉希德,人物形象十分完满:对玛丽雅姆和莱拉,他是十恶不赦的魔鬼;对察尔迈伊,他是百依百顺的慈父。胡塞尼能够用相对不多的笔墨将一个配角刻画得如此真实、如此复杂,确实有其过人之处。说到角色,两者依然不相上下。

《追风筝的人》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作者纯属的叙述技巧,直叙、倒叙、插叙等运用自如,如羚羊挂角,丝毫不见斧凿痕迹。尤其是第七章哈桑遭遇不幸的那一段,换了平庸的作家来写,可能几句话就交待完毕了,但胡塞尼通过描写阿米尔的心理活动延长了情节高潮持续的时间,从而给读者带来的更大的震撼。《灿烂千阳》看似结构松散,但书中散落着几处前后呼应的巧妙安排,将玛丽雅姆和莱拉各自的生活紧紧地结合起来,例如玛丽雅姆童年时所唱的儿歌,将会在她身陷囹圄的时候再次响起;莱拉小时候看到的老人,却原来是临终之前到喀布尔乞求玛丽雅姆原谅的扎里勒。从叙述的技巧来看,虽然《追风筝的人》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灿烂千阳》还是要稍胜一筹。

综合来看,答案很明显,《灿烂千阳》比《追风筝的人》要成熟一些;可以说,前者是卡勒德·胡塞尼从文学新人向成熟作家迈出的一大步。当然,从这两本小说来看,目前我们只能说胡塞尼是个有前途的作家;虽然他的作品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广受读者欢迎,但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作家,胡塞尼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优秀小说家和伟大小说家的区别在于,后者具备前者所缺乏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既是文字上的,也是思想上的。仅以近年的英语文学界而论,像胡塞尼这样的优秀作家就层出不穷;同样是涉及到移民题材的小说,《追风筝的人》的艺术性和思想性就比不上钟芭?拉希利(Jhumpa Lahiri)的《同名之人》(The Namesake);同样是以两个女人为主角,《灿烂千阳》的文学成就未必比得上瑟丽缇·乌姆里加尔(Thrity Umrigar)的《我们之间的空间》(The Space Between Us),尽管后者远不如前者畅销。实际上,就畅销程度和文本优秀程度的相结合而言,英语文学界中比卡勒德·胡塞尼更好的作家也有很多,比如肯·弗赖特(Ken Follett)——他出版于1989年的小说《擎天之柱》(The Pillars of the Earth)这个星期高居《纽约时报》平装本小说类销售排行榜第一名,《追风筝的人》则位居第四名。

最后来谈谈翻译的问题。由于翻译的时间比较短,《追风筝的人》和《灿烂千阳》都存在若干误译或措词不当之处,我衷心希望将来能够有合适的机会推出修订版。至于《灿烂千阳》这个书名,则是出版社未经我同意强行更改的,正确的译名应该是《一千个灿烂的太阳》,这一点希望读者周知。

  评论这张
 
阅读(5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