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继宏的博客

合理的做人,幸福的度日。

 
 
 

日志

 
 

吃一堑,长几智  

2007-06-27 23:5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以来,《追风筝的人》出版之后,颇有几家出版社来找我翻译书。一般来说我都不会答应,因为我手头总是至少有三本待翻译的书,但中间有一次例外。当时正清文化工作室(吉林文史出版社设在北京的分支机构)的一位王姓小姐写电子邮件给我,说是希望我翻译The Year of Magical Thinking。这部作品非常出名,我心存好奇,就让她先把书寄过来再说。收到书之后,我发现自己很喜欢这本书,加上王小姐一再表示认可我的译笔,并同意未经我同意不得改动译文的要求,于是我跟她商谈了稿费,签了合同。我向来有个毛病,就是认为既然别人相信我,那么我也该相信别人。签合同的时候,并没有把不得擅自改动译文的条款写进去。然后因为种种事情,我一直等到春节后才交译稿,书名译定为《幻念的一年》,详细原因已经在此前贴出的《<幻念的一年>译者序》中说明。其时王小姐已经离开正清,负责人变成了一位姓牛的先生。交稿的时候,我重申了未经我同意不得改动译文的要求,牛先生回答说译稿加工是编辑的事情,我不用操心。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但苦于合同没有注明,也实在是无法可施。

 

我为什么要强调未经我同意不得改动我的译文呢?我知道有不少译者并不以编辑改动甚至重译他们的稿件为忤,但不幸的是,我并非这种译者。译本署的是我的名字,我自然要对内容负责,编辑若擅加改动,改错了我固不能接受,改对了我也不敢掠美。这么说,并非意味着我翻译的东西一个差错都没有,但是编辑认为出错的地方,应该先行向我指明,如果我认为没错,我会说明理由,如果确实错了,修改的工作也应该由我来进行。只有这样,编辑才不会代庖越俎,译者才能做到文责自负。我碰到的责任编辑王志均就是这样的,她责编过我三本书,从来不会擅自改动我的译稿,每次都是把她认为有问题的地方标红了,发回来给我修改。比如《烟花散尽》,前面几章就颇有我看错看漏的句子,经她指出,我自己一一修正。《谋杀的解析》的责任编辑郑大民老师也是如此,他在校样上先用铅笔把认为有误或不妥的地方标出,然后再由我自己改正。我认为负责的编辑应该是这样的,这么做是对译者的尊重。那么对译者的尊重有多么重要呢?至少于我个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昨天谢老请吃晚饭,席间问我做翻译有什么快乐,我想自己辛苦劳动的成果得到尊重,应该是其中的快乐之一。

 

两个月前,我问牛先生译稿编辑的进展,不料牛先生却告知我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他们决定把书名改成《充满奇想的一年》。我表达了反对意见,要求他们采用本来的译法。但隔了不久,他说已经按照他们的意思定了。他还说找了毕淑敏写序,让我感觉好像吞了一只大苍蝇。我对出版方擅自更改书名的做法向来深恶痛绝。《追风筝的人》出版之前,出版方曾想过要把书名定为《追风筝的孩子》,在我力争之后终于放弃。恨只恨我当时没有吸取教训,竟然重蹈覆辙。Magical Thinking是一种心理病症,在国内心理学界并无固定译名,我译为“幻念”固然有可以商榷的地方,却不失为一个好选择。至于所谓“奇想”,指的是一些离谱的或者灵机一动的想法,比如“突发奇想”之类的,鲁迅曾写过一篇杂文,叫做《中国的奇想》(见《准风月谈》),其含义和Magical Thinking相去不下十万八千里。给这本极其经典的书安上《充满奇想的一年》的书名,好比把一个高僧大德打扮成小丑,实在是让我难以接受。然而当初跟我有口头协议的王小姐已经离开正清文化公司了,说实话,穷困如我,自然不愿意撤回译稿,白白损失一笔钱财——尽管这笔钱财并不多。

 

今天终于收到牛先生寄来的《充满奇想的一年》,一看之下,却又差点昏厥。首先是腰封上居然写上“被誉为美国版的《我们仨》”。《我们仨》内容矫情与虚伪并存,手法笨拙及低劣齐飞,实在是一堆适合塞床脚的纸张。狄迪恩的作品与其相比,不啻云泥之别,从私人感情上来讲,我万万不能接受自己翻译的书上出现我极其厌恶的东西。其次,封面上写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爱你比多一天,更多。”我相信没有任何头脑正常的人能看懂这句话。这是书中一句话I love you, more than one more day的台湾译法,正确的译法应该是“我爱你,再多爱一天也不够”。我不知道正清文化公司的人是怎么想的,如果觉得台湾的译本好,何不直接用呢?幸好正文中并没有对我的译法加以改动。最后,是我写的译者序被挪成译后记了,另外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又请了陈忠实写序,让我感觉像是再吃了一只大苍蝇。但是事已至此,也只好作罢,虽然译后记被删掉一些段落,但译文似乎没动(连一些错别字也没改过来),当是吃一堑,长数智罢。

 

以后再和人签订翻译合同,一定要指明如下两条:

 

<!--[if !supportLists]-->1、  <!--[endif]-->未经我书面同意,不得改动我提交的译文(包括书名、正文、译者序或者译后记)。

<!--[if !supportLists]-->2、  <!--[endif]-->未经我书面许可,不得添加任何序言、后记或者推荐语。

 

如果没有出版社愿意接受这些条款,那么我从此金盆洗手便是。讨生活的方式多的是,反正我是再也不愿意委屈自己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