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继宏的博客

合理的做人,幸福的度日。

 
 
 
 
 
 

海外 美国

 发消息  写留言

 
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留言列表加载中...
 
 
 
 
 
 
 
 

2016年7月北京活动预告

2016-7-1 8:30:23 阅读3395 评论0 12016/07 July1

“李继宏世界名著新译”第七种产品《傲慢与偏见》即将上市,下个月我将在北京参加两场宣传活动,具体时间、地点和出席人员如下:

第一场:7月9日,海淀区西大街中关村创业大街3幢1层言几又书店,我将发表题为“从《傲慢与偏见》谈关于文学翻译的傲慢与偏见”的演讲,并与中汇影视董事长、毒药App创始人侯小强先生对谈。

第二场:7月10日,朝阳区光华路9号SOHO2南二门3Q大阶梯,我将和社会学家李银河教授对谈《傲慢与偏见》中的女性意识觉醒。

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到场交流。

作者  | 2016-7-1 8:30:23 | 阅读(3395)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与神为友》新版上市

2016-3-26 8:52:31 阅读3416 评论2 262016/03 Mar26

各位读者朋友:

由江西人民出版社的《与神为友》新版已经上市,目前亚马逊当当网京东网全面有售。新版是精装的,内容和上海书店出版社的旧版完全一样,建议买过旧版的朋友别再花一次钱,除非是要送人。

另外很多读者关心《与神合一》的出版日期,目前预计是在今年夏天,但也还说不准。

愿爱、欢乐和真相永远与你们同在。

李继宏

2016年3月24日

作者  | 2016-3-26 8:52:31 | 阅读(3416) |评论(2) | 阅读全文>>

关于《与神对话》

2015-8-11 22:23:48 阅读3926 评论0 112015/08 Aug11

6月为《与神对话》在北京录了亚马逊的访谈节目,介绍了这本书的背景和它对我自己的影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作者  | 2015-8-11 22:23:48 | 阅读(39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京中旅次

2015-6-12 7:56:35 阅读4565 评论0 122015/06 June12

近岁萍踪多飘忽,

文旌此日羁帝都。

欲竞微名传四海,

为争小利走江湖。

乍见新知翻恨晚,

重逢旧雨似当初。

回头廿载艰辛路,

且喜今吾是故吾。

2015年6月11日晚

作者  | 2015-6-12 7:56:35 | 阅读(456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诗有流芳德未孤——纪念余国藩教授

2015-5-31 9:52:56 阅读8210 评论0 312015/05 May31

5月15日晚,临睡前忽然接到消息,说余国藩教授已于12日魂归道山。我极为错愕,顿时困意全消,连忙上网查证。果然有几条零星的微博提及此事,虽然情知以余教授近年的身体状况,凶信很大可能是真的,但仍然不敢相信,于是翻墙上谷歌检索,很快看到芝加哥大学社会科学部官网发了讣告,最后些许希望终于破灭,不禁悲从中来,隔了良久方始昏昏沉沉睡去。这些天来,和余教授的交往断断续续涌上心头,迟迟不肯散去,又想到国内罕有介绍这位杰出学者的文章,也许把我所了解的点滴写下来是有必要的。

最早知道余国藩教授的名字,大概是还在念大二的时候,当时在图书馆阅览室看到一本叫做《北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名家十年文选》的论著,里面收录了余教授的三篇文章,其见解别具一格,却非常有说服力,读完十分钦佩,对作者不由也有些好奇。后来上网一查,才知道在国内默默无闻的余教授,竟然是芝加哥大学五个院系(包括神学院、东亚语言文学系、社会思想委员会、比较文学系、英语语言文学系)合聘的教授,更曾于1986至1994年担任美国人文社科联合会(American Council of Learned Societies)理事。

早年不像如今,在美国顶尖大学担任教职的华人学者实属凤毛麟角,那少数有此成就的学者当中,绝大部分是在东亚系从事和中国有关的研究,像余国藩教授这样以西方宗教文学为专长的,更是少之又少。尤其值得专门提及的是社会思想委员会,此机构是芝加哥大学在人文社科方面的旗帜,能出任正教授的均是卓有建树的大家。当年约翰·库切挟获得两次布克奖的盛誉,也只是该委员会的副教授,直到2003年戴上诺贝尔文学奖桂冠之后,才得以升任

作者  | 2015-5-31 9:52:56 | 阅读(82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5年4月22日,在法国里昂弗洛伦萨别墅酒店,果麦文化总裁瞿洪斌先生和圣埃克苏佩里基金会主席奥利维尔·达盖(Olivier d'Agay)先生签订了独家官方中文版《小王子》认证合约,这意味着我翻译的《小王子》(天津人民出版社,2013年1月第1版)已经成为圣埃克苏佩里基金会唯一指定的官方中文版。

圣埃克苏佩里基金会认证证书

我、达盖先生和瞿先生在认证仪式上

我和达盖先生

瞿先生、达盖先生和我在里昂市区圣埃克苏佩里故居门前

瞿先生、达盖先生和我在巴黎先贤祠供奉圣埃克苏佩里的石匾前

作者  | 2015-5-2 22:16:55 | 阅读(4303) |评论(2) | 阅读全文>>

近况及拜年

2015-2-11 15:21:00 阅读3729 评论5 112015/02 Feb11

自2013年8月《瓦尔登湖》出版以后,迄今未有新作出版,不时有读者问起《与神对话》系列和名著新译系列的进展。

由于种种因素叠加,我在2012年可能得了成年人注意力缺失症(ADHD),总之注意力无法长时间集中,导致很难完成需要精神高度专注的翻译工作。去年为了调整状态,特地到英国访问,在小镇上过了六个月闲适的生活,但回来后未见好转。国内网络管制日益严厉,造成查阅资料不便,无疑雪上加霜,所以目前进展仍然缓慢。

目前已经进入正常编辑流程的待出作品是理查德·桑内特的《匠人》(上海译文出版社)、新修订的《谋杀的解析》(长江文艺出版社)和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天津人民出版社),这三本如无意外今年可以出版。《傲慢与偏见》、《呼啸山庄》和《简爱》已经动笔,我希望年内可以完稿。至于《与神对话》系列,近年出版政策似乎有所改变,后续作品很难通过审查,我和出版社正在努力,但结果如何很难讲。

除了工作状态欠佳,我一切均好。在这里预祝大家春节愉快,阖家安康。

李继宏

2015年2月11日

作者  | 2015-2-11 15:21:00 | 阅读(3729) |评论(5) | 阅读全文>>

李继宏版《瓦尔登湖》勘误(2)

2014-3-13 22:27:45 阅读3054 评论2 132014/03 Mar13

陆续收到几位读者的信,勘误如下:

第5页倒数第2行:aesalienum应改为aes alienum

第105页第16行:“两者膝盖的灵活程度不同”应改为“两者膝盖的弯曲方向不同”

第134页第13行:“让我漂流到那片”应改为“让我漂流到哪片”

第137页第13行:“从钱币的表面中”应改为“从钱币的表面上”

第139页第14行:“粗端的直径大约一英寸”应改为“粗端的直径大约一英尺”

第212页第11行:“沙的升天”应改为“沙的裂痕”,并删去注释编目

第279页注653:“42华氏度等于7摄氏度”应改为“45华氏度等于7摄氏度”

第300页注979:整个注释项应删除

作者  | 2014-3-13 22:27:45 | 阅读(3054) |评论(2) | 阅读全文>>

《谋杀的解析》2014年版译者附记

2014-3-3 20:46:31 阅读2339 评论0 32014/03 Mar3

《谋杀的解析》是我翻译的第四本书。2006年,我曾根据作者的初稿(其时书名是The Name of Action)将其译出,后来又依照版权代理机构提供的PDF版定稿重译,并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在当年9月付梓。

贾德·鲁本菲尔德很成功地将莎士比亚的戏剧、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20世纪初的曼哈顿等极具吸引力的要素,天衣无缝地揉合在这个悬念丛生的侦探故事里。由于平时经常涉猎英语文学和心理学,也特别钟情曼哈顿,所以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

去年长江文艺出版社的编辑吴庆给我写邮件,说已买下这本书的版权,准备用我的译稿再版。我听到消息之后很高兴,于是根据美国出版商Picador在2006年推出的版本,对原来的译文进行了全面的修订。

修订期间遇到个别问题,感谢作者耐心的解答。我还要感谢吴庆兄。并非每个译者都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在多年以后有机会改正年轻时的错误。

最后,如果各位在阅读过程中产生疑问或者发现不妥之处,恳请不吝赐教。我的电子邮件是lijihong@hotmail.com

作者  | 2014-3-3 20:46:31 | 阅读(23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莫言在伊斯坦布尔呼吁中土政府重视文学翻译

2014-2-24 19:03:07 阅读1978 评论0 242014/02 Feb24

以下内容来自Bruce Humes:(个人意见:政府对文学翻译——尤其是小语种的文学翻译——进行资助是非常有必要的。)

At his press conference yesterday in Istanbul after a five-day stay in the city, Mo Yan called for the governments of China and Turkey to actively promote literary translation.

“I could have [the] chance to read only the books of Orhan Pamuk as he was the only Turkish writer whose books have been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Turkish readers most probably only read my book,” he said (Xinhua). The latter is a reference to K?z?l Dar? Tarlalar? (Red

作者  | 2014-2-24 19:03:07 | 阅读(197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